兴化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血界之无限进化 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邪魔与危机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3:27 编辑:笔名

血界之无限进化 第二卷 第二十二章 邪魔与危机

乌清清明显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种情景,一时乱奔乱跳,到处乱看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,闪闪发光,虽是兴奋不已却始终不离于管家视线之外。

待到众人慢慢入席,乌清清、于管家、慕容俊三人相旁而坐,于管家方才说道:“这邪魔……”

尚未说出一句,一旁的乌清清忽捏鼻子说道:“慕容大哥,你就这身装扮……不打理下,能吃的下去吗?”

慕容俊闻言,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衣裳破烂,胡渣满面,在石室中三年,期间根本没有洗刷。其实只是他心系练剑,加上纳戒丢失,也无置换衣裳,又想着石室之内并无他人,便一直没有理会,若是他每日用修为清理自身,也便不会如此。

再观同桌之人,都是坐的离他甚远,这不由得让他有些尴尬了起来,此前没有进宴,众人还不会太过在意他邋遢的像乞丐的外表,可如今……

“抱歉,我这去去就来……”说着,便找小二去了。

不久之后,一位身穿青袍,背着一把大剑的男子,风度翩翩的走了过来,乌清清一眼望去,只见来人头角峥嵘,仪表英伟,便不确定的问道:“你是……慕容大哥?”

慕容俊笑道:“怎么,认不出我来了?”

众人寻音望去,见眼前英伟不凡的男子竟是慕容俊,错愕起来,一时无法将之与方才那邋遢乞丐形象相比。

于管家道:“慕容兄果然是青年才俊,气宇不凡。”

慕容俊客气道:“于管家谬赞了。不知方才所言……”一坐下,便又问回了方才之事,显是颇为好奇。

于管家会意:“这只是一古老传说。上古之时,神降大陆,有一邪魔被神明所杀,尸埋迷雾之森。因邪魔死后怨气不散,化为邪魔之魂,自此在迷雾森林四周便时不时会有人被邪魔之魂侵体,深陷幻境之中。传闻只要身陷幻境之人,便永远在幻境轮回,无法出来了。”

“此事当真?”慕容俊听闻一惊。

于管家哈哈大笑道:“这只是一古老传说,人云亦云,以讹传讹罢了,慕容兄当趣闻听听便可,不用当真。”

慕容俊释然,忽听一声轻蔑声传来:“哼,什么叫做传闻,我当年可就真正见过深陷邪魔之魂幻境的人。”

寻音望去,原来是那丁团长心腹所说。可这一言说出,却是引来了众多人的注意,便有人问道。

“飞鼠,你当真见过?会不会是你胡乱吹嘘?”

“对对对,我行走迷雾之森多年,可也没见过邪魔之魂的,飞鼠哥所言定是作假。”更多质疑的声音传来。

霎时飞鼠面色便是不爽了起来,人声议论开了,其他桌上的人都纷纷看了过来。飞鼠深觉面子被落,当下猛的轻拍桌子站起,大声囔囔:“哼,你们没见过,只是你们孤陋寡闻,见识太少,我飞鼠哥加入佣兵团多年,岂是你们这般二打六能比的。”

众人依旧不信,可知道飞鼠是丁团长心腹,一时还真不好当众打他脸来了,可正在此时,慕容俊的声音悠悠然地传了过来:“那身陷幻境之人当时是怎样的?”

此话一出,众人便犹有兴趣的盯着飞鼠,欲要看他出丑。

飞鼠心中暗恨,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发作,便硬着头皮道:“哼,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那身陷幻境之人变得疯疯癫癫的,胡乱说话,最后竟是自毁体内天地之基而死去了。”他只是胡扯,但似乎周围之人对幻境一事知之甚少,竟也是有些人信了起来。

“想不到这身中邪魔之魂幻境之人竟会行那自杀行径。”

“对啊,这也太让人毛骨悚然了,就算死于敌人手中,至少还知道是谁所杀,忽然神志不清自己自杀,这也死的太憋屈了。”

……

众人议论让飞鼠脸上一阵得意。

慕容俊听罢咧嘴一笑道:“可我怎么听说,身中幻境之人可是会昏迷过去,精神永远陷于幻境之中,无法出来而已,方才于管家可也这么说了。”

这回慕容俊之言让飞鼠恶狠狠的盯着他,众人都觉得前者之言甚是有理,纷纷觉得飞鼠吹牛来着。

此时于管家见气氛有些不对了,便圆场道:“好了,好了邪魔之魂一事不过是传说,大家说着乐乐便好。”

众人见于管家发话了,坐了回去,不再起哄了。

飞鼠心中暗暗切齿,丁团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。

乌清清见大家静下来了,便问慕容俊道:“慕容哥哥,你见过身陷幻境之人吗?”

这话让他忽然想起在学院大比之时,风玉娇所施的魅惑手段,想来那也算是幻境的一种。便与乌清清说了起来。

在他想来,邪魔之魂却是有些不大可信,若是真有此物,为何在血焰王朝的云兰县不见有此传闻,反来到这白石镇,却有?不都同是临近迷雾森林不远的地方吗?倒是有些无稽之谈了。

……

宴席过后,众人回房休息,天空黑云遮天,月光不见丝毫,半夜里静悄悄的,凉风习习,树叶吹的沙沙作响。

忽有一道黑衣身影落在一间房前,手指轻轻在其上敲两下,而后再敲三下,接着便自顾一跃,落于庭院中。右手举过头顶一挥屋顶忽然出现约莫二三十道黑衣身影,见到庭院那人挥手之下,便一跃而下。

刚才被黑衣身影敲过的房内,丁团长盘坐的身影,听到门声之后,徒然睁开了眼睛,眼神中露出兴奋的光芒。

“终于,要动手了吗?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……

砰砰

,砰砰!

乌清清忽然听见门外急促的敲门声,惺忪起身,又似乎听见外面喧闹之极,好奇的走去。

“谁啊?大半夜的,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在她天真的想法里,根本便毫无意识到有大事的发生。

她走到门前不远处,声音刚落,房门忽然破碎了开来。

砰!

木门碎片从其惊愕的眼瞳之中擦飞而过,一道全身满是鲜血的护卫身影随着破碎的木门,倒飞了进来,显然方才急促敲门之人便是此人,可倒飞的此刻,她便判断到此人多半已是救不回了。

眼光急促看向门外,此时几道全身包裹着黑衣的身影赫然站在那。

赣州性病医院
南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宁夏治疗睾丸炎方法
赣州性病医院费用
南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